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微信注册

微信一键登录

  • 联系站长
    站长QQ在线

    乒乓学院 欢迎你!

    站长电话

    15264466601

    电子邮件

    1016195179@qq.com
  • 手机访问

    乒乓学院

    手机版

  • 乒乓学院

    官方网址

    www.pingpang.tech

乒乓球比赛,输给长胶,不服气

哈哈SE7 发表于 2022-4-17 03: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为一名业余乒乓球爱好者,最开心的莫过于在周末闲暇时光,拿上自己心爱的球拍,去参加一场热闹的乒乓球比赛。

乒乓球比赛,输给长胶,不服气-1.jpg

前些天,分享了S君与不抛球老大爷的恩怨故事后,R君私信我,聊了聊自己的一次比赛经历,用R君的话说,“那场比赛把我打吐了。”
<hr>简单介绍一下R君,小学时有过3年学球经历,不过后来基本就没摸过球拍了,到了大学时候,为了追求校乒乓队的女队员,重新拿起了球拍。好不容易球技有所小成,才知道女队员已经名花有主了。化失恋之悲愤为练球之动力,大学四年涨球不少。工作3年,妥妥是单位里的第一乒乓高手。嗯,补充一下,R君单位里正经会打球的,就R君一人。
话说R君虽然球技有成,却很少有机会参与社会上的乒乓球比赛,原因就是消息闭塞,后来机缘巧合加了我们的微信群,群里经常有球友分享各种比赛信息,一下子为R君打开了乒乓生活的新天地,从此每逢有比赛,就喜滋滋的提前给胶皮“灌油”,准备到赛场施展自己横板两面反胶弧圈球的风采。
<hr>然后一场“打吐了”的比赛,让R君纠结至今。
<hr>那是一场某打印机企业赞助的比赛,该企业已经连续多年赞助比赛,所以这项比赛在业余圈里也挺有知名度的,比赛有裁判,挺正规。
上午小组赛,下午淘汰赛,并决出冠亚军。小组赛R君顺利出线不提。单说淘汰赛上发生的事儿。
R君的淘汰赛对手,大约30多岁一小伙儿,R君还是颇有比赛经验的,和对手刚练一个球,就察觉出对手用的是颗粒胶,马上提出来要互相看一下球拍,对手的球拍拿到手上一看,嚯,直板正手正胶,反手长胶,两面颗粒啊。
但马上R君就发现不对劲了,对手的长胶没有海绵,而且颗粒明显比较大,用球一蹭,非常光滑。就和对方交涉,大概意思就是你这长胶是不合规的,对方也很硬气,说我经常拿这球拍比赛,没有人说过,再说了,我这胶皮上面有ittf标志,怎么就不合规了?
R君没办法,两个人一起找裁判,裁判拿起小伙儿的底板看了一会儿,拿球在上面蹭了一下,对小伙儿说,你还有备用拍吗?你这个胶皮违规了。小伙儿很不服气,说我这胶皮都是ittf认证过的,上面都有标呢。
裁判拿起拍子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乐了。说你这胶皮拿东西泡过吧。说完从兜里拿出一个镂空的铁尺,在胶皮上一放,对小伙子说,你自己数数,1平方厘米,能数出来10个粒儿没有。

乒乓球比赛,输给长胶,不服气-2.jpg

小伙儿不说话了,拿过球拍,走到场边,从包里拿出来另一块底板,给R君和裁判看。R君一看,底板和胶皮的型号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这个底板上的长胶,颗粒明显要细一点,裁判接过来看了看,说这块儿板子没问题,你们练练球,准备比赛吧。
R君自从加入微信群后,也可谓是身经百战了,对付长胶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比赛开始之后,双方对战十分的胶着,R君的正反手弧圈颇为稳定,对长胶的特性也了解的比较详细,但小伙子也是功底深厚,长胶发球,又快又下沉,正手正胶能进攻,倒板过来,反手长胶能硬抗几板弧圈球,因为已经打到了淘汰赛,旁边闲下来的球友比较多,围成一圈观战,场面好不热闹。
第一局双方打成15:13,R君艰难取胜。第二局小伙子加强了进攻,不再一味的用长胶硬抗弧圈,又有两个擦网的幸运球,11:8就将大比分扳平。比赛赛制是三局两胜,第三局打到7:5,R君小小领先,小伙子拿着拍子去擦汗,R君也趁着这个功夫,走到场边一边喝水,一边思考下一个球怎么打。
双方擦汗,喝水回来,比赛继续。
R君按照刚才的思考,加强了正手弧圈的使用率,准备出机会后一板爆冲解决战斗。可是小伙子经过一番休息后,仿佛化身战神,回击过来的球,有时加速前拱,有时突然顿住,有时忽然向左侧跳一下,有时忽然向右跳一下,R君打得有点蒙,预判频频失误,越想发力越打空,打到后来,回击对方的球都不敢发力,可是勉强上台的球,对方一倒板,啪的一下就给R君拍死了。R君决胜局的后半场,打得稀里哗啦,就勉强得了2分,以9:11的分数败走麦城。
比赛结束,R君自觉发挥的不好,在比分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逆风翻盘,心情十分郁闷,在比分表上签完字,剩下的比赛也懒得看了,收拾东西走了。
俗话说,胜败兵家事不期,卷土重来未可知。R君也没把这场比赛的结果放在心上,一场失利,更让他生出坚定的信念,以后要好好练习怎么对付长胶。
<hr>但事有一波三折,比赛过后没几天,R君照旧喜滋滋的到球馆去练球,练球间隙和球友聊天,无意中就聊起上次的比赛,R君聊起长胶的对手不好打啊。
球友“咦”了一声,说你是不是和XX打的淘汰赛?R君回忆一下,好像是这个名字,就回到“嗯,应该是”。球友沉默了一会儿,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到前台买水去了。
事也凑巧,没过多久,俩人休息又碰到一块儿了。球友看着R君,总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R君觉得奇怪,球友平时也不是这种扭捏的人啊,今儿是怎么了?再三追问,球友说,你可能是被算计了。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在某个微信群里一通翻找,有条聊天记录。
看完这段聊天记录,R君顿时感觉嗡的一声,气血上涌,恨不得对着手机怒喝一声。
聊天记录里,发言人的话,大概是:有个莎x,非说我的拍子不合规,还找裁判,非让我换拍子。我后来擦汗又给换回来他也不知道,直接干掉他。底下一堆笑脸和哈哈。
不过最终,也是以R君一声叹息翻篇。正如球友安慰他说的,都是业余比赛,何必较真呢?咱们也不赢房子不赢地的。
R君也没心情打球了,和球友告别,收拾东西回家了。R君跟我说,这场比赛真是把他“打吐了”。
<hr>听完R君的分享,我也是一阵沉思,想来每一个球友身边,都有不少人打长胶,不知道是否也有过不愉快的经历,让本来开心的事情变了味儿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0

帖子14

发布主题

sitemap.txt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