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微信注册

微信一键登录

  • 联系站长
    站长QQ在线

    乒乓学院 欢迎你!

    站长电话

    15264466601

    电子邮件

    1016195179@qq.com
  • 手机访问

    乒乓学院

    手机版

  • 乒乓学院

    官方网址

    www.pingpang.tech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

丁侦球 发表于 2022-5-16 21: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当蓝黄两色的十字旗时隔21年后重新飘扬在世乒赛场地的最上空时,不由得让人想起了那支北欧劲旅曾经叱咤乒坛的辉煌场景,尤其是在中国男乒独步天下的悠长岁月里,依靠“单打独斗”来攻擂夺旗的各路高手层出不穷,而真正能够凭借“团队作战”撼动中国霸主地位的却是凤毛麟角,但瑞典男乒是个例外,他们不仅代表欧洲引领了世界乒坛的技术变革,更是在长年的中瑞对抗中开辟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代……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1.jpg



1967-1973,黄金一代


截至2021年休斯敦世乒赛,瑞典男队已经在“三大赛”中收获了20个世界冠军,而且除了中国队之外,他们是唯一一支在三大赛的男子项目中均有金牌入账的球队。在这份沉甸甸的冠军簿背后,凝聚着几代瑞典人对乒乓球运动的热爱与执着。


1926年,第一届世乒赛在英国伦敦举行,同年,瑞典乒协宣告成立,成为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乒乓球协会之一。1928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积极承办了第二届世乒赛,并就此在全国埋下了发展乒乓球运动的火种。经过20多年的苦心经营,瑞典运动员终于站到了世界乒坛的舞台中央:在1954年举行的第21届世乒赛上,老将弗利斯伯格一路过关斩将杀入男单决赛,最终以1比3不敌日本名将荻村伊智朗。尽管只获得了亚军,但弗利斯伯格的这枚世乒赛银牌仍然在瑞典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很多青少年都以他为榜样,纷纷拿起球拍投身到乒乓球运动中。


进入上世纪60年代,随着阿尔塞和约翰森的先后崛起,瑞典男队开始在欧洲乒坛显现出前所未有的竞争力。两人不仅先后拿下了欧锦赛的男单冠军,而且作为“双核驱动”不断带领球队在欧洲赛场向上攀升。1964年,瑞典队夺得了队史上第一个欧锦赛男团冠军,成为了老牌劲旅匈牙利之后的欧洲新盟主。


同样是在上世纪60年代,中国队在第26-28届世乒赛中收获了男子项目的绝大多数冠军,已然取代日本队站上了世界乒坛的最高峰。然而受到国内政治运动的影响,中国队没有参加1967年第29届和1969年第30届世乒赛,这也给了日本队重新称霸乒坛的机会。获此良机的日本运动员在1967年的斯德哥尔摩上大杀四方,夺取了7个项目中的6枚金牌,而唯一漏网的男双冠军就是被主场作战的瑞典组合阿尔塞/约翰森获得。在冲破日本队的层层封锁后,阿尔塞/约翰森一路闯进决赛并最终击败苏联搭档阿莫林/古莫斯科夫,为瑞典男队实现了世乒赛金牌零的突破(第1金)。两年后的第30届世乒赛,状态依旧出色的阿尔塞/约翰森再次杀入决赛,在战胜日本组合长谷川信彦/田坂归郎后,他们蝉联了世乒赛的男双冠军(第2金)。


在阿尔塞和约翰森正值当打之年的时候,一位名叫本格森的瑞典新星也在悄然升起。彼时为了冲破中日直板打法的封锁,很多欧洲运动员在日常赛训中不断总结经验,学习并发展了日本的弧圈球技术,同时汲取了中国近台快攻的营养,创造了更适合他们的两种先进打法:以弧圈球为主结合快攻和以快攻为主结合弧圈球,年轻的本格森就是后一种打法的杰出代表。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2.jpg

本格森是瑞典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


左手横握球板的本格森在比赛中步法灵活,善于变化,反手以快拨快攻力争主动,正手以弧圈球和扣杀为得分手段,在速度与旋转的结合方面辟出了一条蹊径。1971年第31届世乒赛,年仅18岁的本格森在连续淘汰李景光和郗恩庭后闯入男单决赛,给了阔别世界舞台6年之久的中国男队沉重一击。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在决赛中击败了日本队的卫冕冠军伊藤繁雄,为瑞典队捧起了队史上第一座“圣·勃莱德杯”(第3金)。


两年之后,本格森在第32届世乒赛上再次大放异彩,他的快攻结合弧圈球打法日臻成熟,成为了赛场上最有威胁的武器。团体赛中,本格森火力全开,在对阵苏联、日本、中国这3场硬仗中场场独得3分,帮助球队首夺世乒赛的男团冠军(第4金)。之后进行的双打比赛中,本格森又与约翰森携手连克强敌,再次将“伊朗杯”带回了瑞典(第5金)。在亟待重振的欧洲乒坛,以20岁的年纪在两届世乒赛中连取3金,这样夺目的成就不仅让本格森名声大噪,更让他的打法得到了众多欧洲新秀的青睐,从而掀起了一股技术革新的浪潮。


尽管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没能再次获得世界冠军,但本格森却始终保持着非常高的竞技水准。直到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他还能在男单比赛中连胜中国队的黄亮和施之皓,闯入半决赛后与蔡振华苦战5局才告失利。


当年那支瑞典队中,还有与本格森年龄相仿的卡尔松和托塞尔,虽然没能获得世界冠军的头衔,但他们打法先进、特点鲜明、冲击力强,是球队在多线作战中不可或缺的攻坚力量。在这批运动员的共同努力下,“蓝黄军团”一举跻身到了世界强队的行列。


1983-1993,缔造王朝


进入上世纪70时代后,面对欧洲新打法的冲击,中国男队对传统的直板近台快攻也做了全面改良,期间还创造了正反手高抛发球,强化了反手位的推挡卸力和侧挤,增加了正手位应对弧圈球的快带和盖打技术等。同时,使用横板快攻和削攻结合打法的运动员也在不断提升能力,保证中国队始终能以“百花齐放”的阵容征战世界大赛,从而在将近20年的欧亚对抗中更胜一筹。


尽管大赛成绩处于劣势,但欧洲运动员的技术革新并没有停滞不前,尤其是“两面弧圈球”打法的出现,又将乒乓球的技战术推向了更高质量的对抗。而这一次,瑞典人依旧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


当约翰森、本格森等一众前辈逐渐淡出世界乒坛的时候,瑞典队的后起之秀也在国际赛场不断积攒着经验和能量。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中国队包揽7金,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巅峰,而男队教练组在赛后总结中却非常清醒地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瑞典队实力雄厚,尤其新手多,左手多,我们更应该加强分析研究,找规律,定对策,早做准备。能够在当时引起中国队的高度重视,足以证明瑞典年轻一代的潜力有多强。


在那批新秀中,最先被中国队“盯”上的是左手持拍的阿佩依伦和林德。前者技术全面,正反手都能拉出质量很高的弧圈球,而且具备较强的中远台防御能力及转攻能力;后者发接发实力突出,正手快,反手重,作战风格凌厉勇猛。参加第36届世乒赛时,阿佩依伦和林德都不满20岁,但他们却在单打比赛中先后淘汰了中国队的两员大将李振恃和谢赛克,为沉寂已久的瑞典男乒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36届世乒赛后,瑞典男队逐步完成了新老交替,出征国际赛场的阵容更加“年轻化”。左手运动员除了阿佩依伦和林德之外,还有进步神速的乌·本格森;右手运动员更是涌现出了卡尔松、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等才华横溢的选手。此后十余年间,由这些名字组成的“蓝黄军团”先是横扫欧洲,继而在国际大赛争相闪耀,最终缔造了一代战功卓著的瑞典王朝。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3.jpg

瓦尔德内尔开启了世界乒坛的“大满贯”时代


1982年第13届欧锦赛,阿佩依伦在男单比赛中一举夺魁,吹响了“蓝黄军团”再统欧洲的号角。而除了这个冠军之外,瑞典队还收获了一个惊喜:年仅16岁的小将瓦尔德内尔首次参赛便击败了包括匈牙利名将克兰帕尔和前辈本格森在内的诸多高手,最终获得男单亚军。也就是从这届比赛开始,天赋异禀的瓦尔德内尔正式开启了他的传奇之路。


自1983年到1987年,年轻气盛的瑞典队在第37-39届世乒赛中不断挑战着中国队的霸主地位。每次比赛前,他们都会认真研究中国队的主力阵容和技战术特点,甚至还会专程来到中国进行训练和对抗。尽管连番失利,但能够连续3届闯入世乒赛男团决赛已经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在冲击“斯韦思林杯”未果的过程中,瑞典男乒并非一无所获,1983年8月,他们在第4届男单世界杯的赛场上发挥出了强大的集团优势,不仅填补了队史上的夺冠空白(第6金),还一口气包揽了金银铜牌(决赛中,阿佩依伦击败了瓦尔德内尔;季军战中,林德战胜了南斯拉夫选手卡列尼茨)。两年后的第38届世乒赛,阿佩依伦搭档卡尔松在双打赛场中突出重围,时隔12年后再次把瑞典人的名字刻到了“伊朗杯”上(第7金)。


纵观上世纪80年代,瑞典男乒在屡败屡战中打磨实力,在点滴胜利中收获信心,不仅积攒了足够的大赛经验,同时还把两面弧圈球打法推向了一个高峰。他们不断加强发球的多样化以及发抢的使用率,积极融入挑、劈、撇等进攻性很强的接发球技术,再配合中近台的两面高质量进攻,可谓每招每式都在试图破解或反制中国队的技战术体系。


彼时的中国队虽然在交手战绩上领先,但由于打法日渐落后、新老交替不畅等原因,中瑞两队的实力差距已经越来越小,直至1989年第40届世乒赛,这种“此消彼长”完全在赛场上显现出来:男团决赛中,中国队以出人意料的“0比5”脆败给对手,瑞典人经过16年的不懈努力,终于重新站到了世乒赛的最高领奖台(第8金);男单决赛时,中国队的运动员只能坐上看台,眼看着瓦尔德内尔在一场内战中战胜佩尔森,夺得其职业生涯第一个世乒赛男单冠军(第9金)。经此一战,中国男队元气大伤,陷入低谷;而瑞典男队则士气大振,夺金能量在三大赛中如火山一样喷发出来。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4.jpg

蝉联三届世乒赛男团冠军,瑞典王朝达到巅峰。
1990年,瑞典队获得首届世界杯男团冠军(第10金);同年,瓦尔德内尔在第11届男单世界杯中封王(第11金)。1991年,瑞典队在第41届世乒赛中成功卫冕男团冠军(第12金)、卡尔松/冯舍斩获男双冠军(第13金),佩尔森在与瓦尔德内尔的第二次会师中获胜,首次加冕男单冠军(第14金);同年,佩尔森在第12届男单世界杯中夺魁(第15金)。1992年,瓦尔德内尔在第25届奥运会的男单比赛中登顶(第16金),从而成为了世界乒坛历史上首位“大满贯”得主。1993年,瑞典队在第42届世乒赛中再夺男团冠军(第17金),成就“三连冠”伟业的同时,也让瑞典王朝的统治力达到了顶点。
1997零封纪录,2000千禧绝唱
1995年,卧薪尝胆的中国队在第43届世乒赛中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把男团冠军从瑞典人手里夺了回来。但当时欧亚对抗的局面正是如火如荼,以瓦尔德内尔和佩尔森为代表的瑞典男乒仍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1997年第44届世乒赛,中国队在男团1/4决赛中再次战胜瑞典队,并且获得了7个项目中的6枚金牌,竞争最为激烈的男单金牌被31岁的瓦尔德内尔夺走,而且是以一种前无古人、也很难再有来者的方式——在全部比赛中一局未丢,连续7场“3比0”,第二次捧起了“圣·勃莱德杯”(第18金)。在乒乓球单打项目的竞赛方法由“5局3胜制”改为“7局4胜制”后,每一局比赛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如果没有超群的实力,一名运动员想在单打赛场上连续零封对手的难度可想而知。也正是因为这样,瓦尔德内尔保持的此项纪录至今还无人打破。
上世纪90年代末,瑞典男队一度陷入了“老将渐露疲态,新人出现断档”的窘境,王朝盛世也慢慢走向衰落。1999年,原定于贝尔格莱德举行的第45届世乒赛由于战争原因被一分为二,在移师荷兰埃因霍温举行的单项赛中,瑞典队颗粒无收,然而转过年来,他们却在吉隆坡举行的团体赛中令人意外地打败了中国队,收获了队史上第5座“斯韦思林杯”(第19金)。

从黄金一代到千禧绝唱,瑞典男乒那些高光时刻 | 乒坛史话-5.jpg

2000年吉隆坡,瑞典队在千禧决战中再夺斯韦思林杯。
在那场千禧大战中,代表瑞典队出战的是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卡尔松,三人的平均年龄已经将近37岁。其中,佩尔森在第二盘和第五盘接连战胜孔令辉和刘国梁,成为了球队获胜的最大功臣。这场比赛之后,国际乒联在世乒赛中开始执行比赛用球从38mm增至40mm的决议,因此,2000年的中瑞对决也成为了小球时代团体赛场的绝唱。
尽管拿到了新世纪的第一个团体冠军,但瑞典王朝的没落态势并没有得到缓解。45届之后,“蓝黄军团”在世乒赛的男团决赛中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长期无缘三大赛的单项领奖台。只有当逐渐老去的“瑞典双雄”在坚守中制造一些意外时,人们才会想起和慨叹这支北欧劲旅曾经创造的辉煌。2004年,瓦尔德内尔与佩尔森搭档在雅典奥运会的男双首轮淘汰孔令辉/王皓,随后他又在男单比赛中击败马琳、波尔后闯入4强。2008年,佩尔森在北京奥运会中再进4强,但最终未能获得奖牌。
近几年来,沉寂已久的瑞典男乒在世乒赛中屡有斩获:2018年,他们重新站上团体赛的领奖台;2019年和2021年,他们连续闯入男单决赛,并再次夺取男双冠军(第20金)。实力日益均衡、打法各有特色、新人迅速成长,这些因素都让“蓝黄军团”重新成为了世界乒坛关注的焦点,也让人们更加期待他们的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0

帖子53

发布主题

sitemap.txt      sitemap.xml